当前位置:谢何新闻网 > 健康养生 > 一元存取_六街灯火已阑珊。人立玉楼间。

一元存取_六街灯火已阑珊。人立玉楼间。

时间:2020-01-11 18:47:38 点击:3738次

一元存取_六街灯火已阑珊。人立玉楼间。

一元存取,“从小读宋词”的第五十三篇

◆◆ ◆

词解

这首词是网友“李子”推荐的,我借这篇文章,来和大家做一个分享。

作者金德淑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。

明初杨仪《金姬传别记》载:“〔李〕嘉谟孙,失其名,以乡役部发岁运至元都,尝夜对月独歌曰:‘万里倦行役,秋来瘦几分。因看河北月,忽忆海东云。’夜静闻邻妇有倚楼而泣者。明日访其家,则宋旧宫人金德淑也,因过叩之。德淑曰:‘客非昨暮悲歌之人乎?’李答曰:‘昨所歌诗,实非己作。有同舟人自杭来,每吟此句,故能记之耳。’德淑泫然泣曰:‘此亡宋昭仪王清惠所作寄汪水云诗。我亦宋宫人也。昭仪旧同供奉,极相亲爱,今各流落异乡,彼且为泉下人矣。夜闻君歌其诗,令人不胜凄感。当时吾辈数人,皆有赠水云。’因自举其所调《望江南》词〔略〕。歌毕,又相对泣下。”

从这个记载我们知道,金德淑曾是南宋皇宫的一位宫女,元灭宋后,她被俘入了元朝皇宫,大有“白头宫女在,闲坐说玄宗”的悲凉之感。

(中国古代仕女图)

春睡起,积雪满燕山

春日睡起,她抬眼望见燕山之上白雪皑皑。燕山,这里指元大都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周边的山脉。

作为一位亡国宫女,她被元人从温暖湿润的临安城掳掠到寒冷干燥的元大都,岂止在冬天能看到苍凉的雪山,就算是春天,眼里也是严酷凛冽的风霜。

“积雪满燕山”,白茫茫一片,同样是她此刻内心看千里江山唯一的色调。

万里长城横缟带

万里长城抵御不了铁马弯刀,在大雪之后,横亘在群山之间更像是一条缟带。缟带就是白色的绢布,战国时期唐雎面对嚣张的秦王说:“若士必怒,伏尸二人,流血五步,天下缟素”。要是士发怒了,两人倒下,血流五步,天下都要给我们穿丧服了。

吴梅村在《圆圆曲》里写:“恸哭六军俱缟素,冲冠一怒为红颜”。写的就是吴三桂在得知全家被农民军杀害之后让全军戴孝。

这里诗人把万里长城比喻成缟带,正是在心里为亡宋戴孝。

六街灯火已阑珊。 人立玉楼间。

六街指的是当年北宋都城汴京的六条繁华街道,这里也泛指首都的街道,南宋首都临安,当年可是一个百万级人口的国际大都市,商业贸易极为繁荣。如今“山河破碎风飘絮”,文明被野蛮征服,临安城和当年北宋的汴京一样遭遇了洗劫。

(描绘当时汴京繁华的《清明上河图》)

诗人这里说灯火已阑珊,既是说元大都深夜的灯火阑珊,也是说宋都城的沦陷破败。

而诗人,是“人立玉楼间”。玉楼既是指元朝皇宫,也是一种象征,象征着诗人内心的冰清玉洁,对于故国的忠诚和悼念永不改变。

宋朝的灭亡,是汉文化的一次浩劫,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、都愿意去做文天祥,连一些皇族的赵家人都投降了,更何况其它普通宫女。但是在她们心中,依然怀念着故国,不知有多少人写下过这样的亡国之词,只不过没有保留下来。

金德淑这样有才气的女诗人,肯定也不止写过一首词,但流传至今的,也只有这一首。

【从小读宋词】

这里是宋词的王国

浅吟低唱、风花雪月的世界

(关注微信公众号“从小读宋词”:leishusongci,词章小学问,人文大道理。)

黑家信息门户网